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天津 重庆 成都 南京 武汉 西安 沈阳 杭州 厦门 苏州 大连 青岛 郑州 长沙 石家庄 福州 (更多城市)
.
 买房这个环节出差错,不幸两脚踩空
  在号称史上最严厉楼市新政实施100天之际,嘉兴楼市被调控得怎么样了?刚需购房者现在是怎么打算的?房产投资人都在想什么?什么样的房子属于“三套房”?房价到底是涨了还是降了?本报今起通过一些微观现象来展现嘉兴楼市的现状,触摸楼市新政下的嘉兴温度,让读者多角度感受楼市调控给我们带来的影响。

  不知何时出手

  到嘉兴工作已有三年的徐明,和女朋友也谈了近三年恋爱,因为把结婚排进了两个人的“三年发展规划”,所以买房计划在去年底顺理成章地变成了“三年发展规划”的首要内容。

  可是,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决定买房的徐明却碰上去年10月份、11月份那一波房价暴涨潮。“要不等等再买。”父母给了犹豫不决的徐明这样的建议。“再看看吧,现在中央都说要遏制房价过快上涨。”准岳父岳母同样给出了暂时观望的建议。

  去年秋季房博会,市区很多普通楼盘的开盘价达到6500元/平方米至8000元/平方米,而之前,购房者对市区房价的接受区间是3800元/平方米至6500元/平方米。

  买同一套房子,前后仅差一两个月的时间,可能要多付20万元。房价涨得这么快,大部分准备买房的人无法接受,徐明也接受不了。徐明说:“多付的20万元意味着, 装修完房子买辆车的计划泡汤了。”

  “都说嘉兴房价涨不起来,我想这波涨价潮最终会回落的。况且,我和女朋友以及双方父母意见统一,我们决定再等等。”这是徐明当时作出的决策。

  转眼到了今年3月,春节前后的成交走淡,让徐明看到了房价回调的希望。“3月上旬,信达东郡还推出了存5000元抵10000元的优惠活动。”徐明说,他当时还以为这是房价要跌的一个信号。

  谁知,接下来房价又疯狂了一次,一些之前看好的房子叫价从7000元/平方米至8000元/平方米跳到了8000元/平方米至9000元/平方米,这个时候,徐明着实着急了,因为相约一起买房的朋友差不多都出手了。

  这时,徐明又去征求父母和准岳父岳母的意见,可出乎意料的是,这一次老人都说房价看不懂,还是要小两口自己拿主意。

  就在徐明再次下定决心出手时,号称史上最严厉的楼市调控新政出台了。“买还是等?”最后徐明和女朋友商量以后决定等等再买。

  现在楼市调控新政实施100天了,房价不但纹丝不动,连“存5000元抵10000元”的优惠也没有了。房价到底降不降?应该什么时候出手买房?这是徐明现在最关心的问题。要知道,房子价格的不断上涨,已经导致他的“三年发展规划”中的结婚计划耽误了大半年。徐明说:“我现在只能押宝调控政策会有成效,我甚至希望国家再出台更严厉的楼市调控政策,让房价下降10%至30%。”

  不幸两脚踩空

  因为买房这个环节出差错,徐明的“三年发展规划”被打乱了,但是徐明并不“孤单”,还有人因买房环节出差错而沦为租房一族。

  刘梦茜和徐明差不多是同时考虑买房的,不同的是,刘梦茜要买的不是第一套房,而是改善性的第二套房,并且是市实验小学东校区的学区房。

  本来刘梦茜的算盘是:最迟4月中旬下单买房,然后马上装修,5月底差不多就能拿到房产证,接着赶紧把户口迁入学区房,还可以赶在黄梅天之前把房子装修好,到8月底,新房子可以入住,孩子也正好可以到市实验小学东校区开始小学一年级的课程。“这简直是一次‘无缝对接’。”此前,刘梦茜一直很得意自己对生活的规划能力。

  不过,这一次,刘梦茜的规划能力遭遇了“政策意外”。

  由于3月中下旬普通住宅成交量迅速走高,并显露疯狂之势,嘉兴市区房价再次出现近1000元/平方米的暴涨,一些热门学区房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,连二手房的叫价也达到了8000元/平方米,而且房东都有意无意显露出“这个价格也不一定卖”的姿态。

  在对比了巴黎都市、赞成学仕苑、百盛花园、翰林府第4个小区的几套房子后,刘梦茜选中了入住率相对较高的翰林府第的一套130平方米的新二手房,房东开价105万元。

  对于超过8000元/平方米的单价,刘梦茜咨询了很多同事、朋友,得到的答复都是:价格明显虚高。但是,刘梦茜和老公觉得在价格相差不大的情况下,翰林府第这套房子的户型和楼层是他们最中意的,所以还是决定出手。

  于是,刘梦茜付了1万元定金,并和中介公司以及房主约定4月19日签合同。随后,刘梦茜紧锣密鼓地开始了自己的卖房进程。很快,刘梦茜就把自己位于城东路的老房子以32万元的价格卖掉了。

  4月13日,刘梦茜收到了自己卖房子所得——27万元(总房价32万元扣掉了5万元公积金贷款)。4月15日晚上,刘梦茜从电视中看到了中央出台楼市调控新政的新闻,当时刘梦茜认为,这可能也会像去年底的楼市调控那样,雷声大雨点小,最后不了了之。为了给自己吃颗定心丸,刘梦茜又给中介人员打了电话,对方也说问题不大,应该可以赶在新政策落地前完成买房流程。

  但这一次,刘梦茜的判断错了,中介人员的判断也错了。

  4月19日,刘梦茜赶到中介公司时,看到中介人员一脸无奈。对方告诉刘梦茜,自己问遍了有合作关系的银行,都说像她这样的情况可能要支付50%的首付,而且银行现在暂停房贷业务了,要等到上级部门的新指示下达后再开始放贷。

  刘梦茜一盘算,房款105万元,首付就要近53万元,再加上各项税费以及中介费,自己需要一次性支出近59万元,但是她现在可支配的钱只有卖房子的27万元和12万元存款,距离59万元还有20万元缺口,而且二套房贷款利率按照基准利率上浮10%执行,每月的还贷压力大了很多。

  刘梦茜和老公经过三天的商量,觉得实在吃不消,中断了改善性购房进程,还好卖家也比较体谅,退还了1万元的定金。

  前脚卖掉老房子,后脚改善性住房因为政策调控没买进,刘梦茜双脚踩空,被迫沦为租房一族。刘梦茜说:“现在我买什么房都要按第二套房贷款,说不定最后我只能全款买套总价低的老房子住。更要命的是,眼见小学就要开学了,孩子上市实验小学的计划也泡汤了。”

 本期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