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天津 重庆 成都 南京 武汉 西安 沈阳 杭州 厦门 苏州 大连 青岛 郑州 长沙 石家庄 福州 (更多城市)
.
 收入不见涨、房价不见跌、租金却暴增
  转眼“国十条”已经颁布两个多月了,人们期待中的房价下跌迟迟没有到来,但中心城区的房租却急速上涨,尤其小户型房源涨幅,短时间迅速超过25%,这使得一些工作3-5年、买不起房的楼市夹心层再受伤害,备受“收入不见涨、房价不见跌、租金却暴增”的煎熬。

  以毕业3—5年的青年人为例,他们在沪工作的月收入大约在3000-5000元之间,如果原来每月租房付出1000-1200元左右,房租上涨后意味着每月租金在1300-1500元,在工资不涨的情况下,基本生活将受到明显影响,而且眼下正值大批毕业学生离校及就业潮的展开,租金的大幅上涨可能将很多具有潜质的优秀的青年人才拒之门外,如果说房价的上涨使得那些买不起房的青年人尚可以勉强“蜗居”在他们所希望的城市,而租金的暴涨无疑是将他们“赶尽杀绝”。

  一些 “蜗居”者形容这一现象时说,价格虽高,但夜幕降临大家都像鸟一样,都会有自己的窝,不管是买的还是租的,或者这些窝比较简陋。但如果说当租的窝都难以支付的起,社会生活成本上升可能引发新的问题。

  导致房租快速上涨的原因首先还是供求关系所致,可供出租的房子是有限的,而新增人员的数量则难以控制,再加上买卖成交萎缩导致中介转向靠租赁谋取生存机会,忽悠房东提高租金,殊不知短期造成的后果比 房价上涨更可怕。因此在公租房等保障房短期难以大幅度增加的背景下,如何遏制房租上涨引发人力资源被迫出走城市,应该是管理层关注的重点。

  韩正市长昨天在回复网友问题时再次强调,住房是重要的民生,今年以来,政府将着力解决市民的住房困难问题,放宽廉租对象申请标准,提高实物配租比例,实现新增廉租对象“应得尽得”,逐步改善本市青年职工、引进人才、来沪务工人员的居住条件。应该说,政府不仅意识到了这些存在的问题,而且也在下决心进行解决。

  眼下正在进行的宏观调控把目标放在房价上,似乎忽视了房租的价格问题,尽管房价目前还没有实质性下降,但只要政府持续保持政策的高压,房价的回落未来似乎还是值得期待的。但房租的急剧上涨似乎又成为一个突出的问题,出租的房东是一个个个体,不是某一特定的机构和人群,短期似乎很难看到具体措施去限制。

  当房租和房价形成双螺旋加强递增之势,政府面临的挑战将更大,因此,在这种苗头刚刚出现的时候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。房价调控没有控制住,反而引发了房租大面积上涨,其后果实在让人难以理解。

 本期推荐文章